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

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

link
黃文勇

作品年代:2014 | 作品類別:城南藝事 | 作品來源:

2014,城南藝事-漢字當代藝術展

「歷史乃論述過去,但不等於過去。」所謂的「歷史」(History)是他人所留下來的「故事」(story),而這一些故事都代表著某種意義上的「事實」,能流傳下來必定有它令人感動及值得敘述的精采之處。然而,二二八所承載的「真實性」與「重要性」當他被重新的被閱讀(詮釋)時,不自覺常會被一種「幽微的靈光」叫喚著,對應這一甲子的時空,要如何以自身的生活經驗,投擲自身的生命歷程及經驗重新回應這事件的省思?

如是,如何面對一個政治化、社會性、族群衝突……的「歷史文本」,透過仰觀俯察將以往「犧牲者」所留下來的文化資產賦予人文精神與價值,表達其敬畏之意,詮釋新的格局。也許,只能以自我的生命經驗融入深厚的情感去對應、認知與感受,藉由文字的書寫、拆解、解構,表達出另一種「幽微靈性」隱喻語境的創作語意,回應對事件的撫慰與惆悵的追思。也許,唯有放下仇恨,才能喚回「尊嚴」與榮耀」的靈光,如此才能更為超然與自在。

—本來,無一物;何處—惹塵埃。